网站首页 致公艺苑 散文
7路公交车,我的岳阳记忆
发稿时间:2020.04.15 来源:任文颖

 

7路公交车,从郭镇出发,终点南岳坡,它在时间的隧道里行驶了二十余年,承载我对岳阳城市发展的记忆,带我见证、经历了岳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整个过程。

九十年代,家住郭镇农村的我,想要进城,必须得早早起床,洗漱、穿戴整齐,跟兄弟姐们争夺爸爸摩托车油箱的“前座”,这个“宝座”的视线最好,车前的风景一览无余,然后由爸爸载着我们一同到郭镇镇上,搭乘7路公交车。我不知道,上车之后我的脸是否还像出门时一般干净,因为彼时的郭镇少有沥青马路,车辆驶过,水泥路上就扬起灰黄色的尘土。木质的座椅和松弛的玻璃车窗在车辆行驶时发出哐啷哐啷声。运气好时我会郑重地收下售票员撕下的“一元”、“五角”的纸质车票,作为本次进城的凭证。车窗外景致有些乏味,房屋间隔农田,在有房屋的地方一直有乘客上车,到蔡家站点,会上来很多挑着担子的菜农,去城里卖菜,一度以为这个站点叫“菜家”,因为这名字才切合实际。车辆继续行驶,到达三眼桥,儿时的记忆里,这儿是地标建筑,桥的名字也好理解,真的有三个桥洞。当然我称其为地标建筑,不仅因为它名副其实,还因为窗外的景色变得繁华、干净、整齐,算是进城了。到了花板桥时,在蔡家上车菜农会准备下车去农贸市场卖菜。我们的目的地是东茅岭,岳阳人心中永远的市中心。妈妈带我们出来,多半是为了买逢年过节的新衣,我对新衣不多上心,更期望的是零食,在物质不算丰富的年代,零食对于小朋友永远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力。于我而言当年大桥市场的商品都是“心头好”,琳琅满目,唯一的美中不足是扒手也爱大桥,妈妈的包就是在这儿被人给提走了。终点站是南岳坡,毗邻南正街和代表着先忧后乐岳阳精神的岳阳楼。南正街是妈妈爱逛的地儿,岳阳楼是所有来岳阳的游客必去的景点。采购完东西,就要踏上回程,提着大包小包跟着妈妈,挤上7路公交车,心里既满足又不舍,伴随着终点站郭镇的临近,我开始期待下一次的“进城”。

而今,不用争抢“宝座”,也不用匆匆忙忙踏上归途,更不用担心漫天的尘土。哐啷哐啷的7路公交车早已销声匿迹,取而代之的是冬暖夏凉的新能源公交车,车上再也不见了大声喊“打票、打票”的售票员,公交卡甚至手机移动支付成为了人们购票方式的主要方式,但票价仍然是亲民的,两元钱,不能再多了。昔日黄沙飞扬的无名路已正式更名为“学院路”,双向八车道的宽阔马路从郭镇途径湖南理工学院延伸到“三眼桥”。曾经我心中的地标建筑“三眼桥”在重新修缮以后成为了岳阳人心中的“新南湖大桥”,与新落成的岳阳图书馆隔湖相望。城市向南发展,往日里地处城乡结合部的郭镇搭上了岳阳发展的快车,成为了岳阳的“大学城”,职院、民院、石油化工等院校相继落户于此,年轻的学生使7路车成为了岳阳公共交通中最有活力的公交车。当年农田成片的油库站变身成为了汽车城,政府的棚改项目让当年蔡家的菜农住上了还建房。花板桥农贸市场依然在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便利。东茅岭仍然是岳阳人民心目中的市中心,它见证了这个城市从不停歇地发展步伐,曾经鱼龙混杂、弯曲狭窄、拥挤的大桥市场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集购物、游玩、餐饮于一体的步步高商场和即将建成的阿波罗商场。终点站南岳坡被改造为巴陵广场,后羿斩巴蛇的雕像演绎了岳阳源远流长的历史,古色古香的汴河街将岳阳楼点缀得更加具有历史风情。

生于斯,长于斯,二十余年,从儿时进城雀跃中带着胆怯到如今强烈的归属感,乃至于主人翁意识,心态上的转变得益于城市、农村的全面协调发展,得益于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不断提升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让来自农村的事实不像儿时那样让我“羞于启齿”;社会治安好转,致使曾经担任 “护包使者”的我光荣“下岗”;协调、绿色的发展理念让岳阳获得了全国卫生文明城市的称号,更让我们能在城市中品鉴山清水秀。在“长江经济带”“洞庭湖生态经济区”等发展战略带来的政策支持下,在国家区域性中心城市和湖南省大城市高质量的发展态势下,岳阳全面建成小康指日可待。